莆田鞋商大战阿里巴巴:干不掉我还损失CEO,有什么可豪横的?

莆田鞋商大战阿里巴巴:干不掉我还损失CEO,有什么可豪横的? 现在我就来推荐给大家一波,希望你们喜欢。

任何中国人,只要穿鞋,就一定穿过莆田鞋。

当然,那些莆田鞋在你脚上,是叫耐克、阿迪达斯的。

肯定有人不服,拿着防伪二维码扫描的“正品”结果,义愤填膺地要给我点colorseesee(颜色瞅瞅)。

我会怕这?即便拿来4米的大刀,那……也得容许说几句好话,缓和下气氛不是?

我没有否认假鞋,事实上,凭借足以乱真的制鞋功底,莆田假鞋收集了全球无数买家的膝盖,更是让某些国际大牌都黯然失色。

而在电商普及后,莆田假鞋虽遭各大平台惨烈围剿,却始终屹立不倒,在隐秘的角落里顽强地生长着。

他们甚至以供应商的身份,直接推动了阿里巴巴CEO卫哲的下台,相当于十八线外聘小员工掀翻了集团总经理。

莆田鞋的logo,像跟鞋带 |

上世纪8年代,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形势下,莆田凭借低廉的劳动成本和悠久的造鞋传统,一举接过台湾的枪,成了世界大牌首选的海外制鞋基地之一。

为国际大牌贴牌代工,这是莆田制鞋的1.0版本。

1987年,锐步率先在莆田建厂,而永恩国际则开设了全新品牌——达芙妮。

达芙妮的名字取得洋气,寓意让每个女人都能找回自己,而低价、时尚的定位,则让其一夜爆火,老板张文仪甚至被戴上了“一代鞋王”的桂冠。

同年,莆田鞋革厂引进了八条运动鞋生产线,协丰鞋业、荔丰鞋业、沃特鞋业相继建成投产,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匡威等国际大牌的订单,纷至沓来。

1990年,莆田鞋革业产能达5000万双,产值6.78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76.7%。

一个产业做到了全部工业产值的四分之三强,如果这叫“支柱产业”,估计“支柱”俩字会脸红的。

莆田代工的世界大牌鞋子 | p>经济效益有了,莆田人却不平衡了。

一双1000块钱的鞋子,代工厂只能赚2,绝大部分利润都被品牌商拿走了。

凭什么大牌鞋企轻轻松松赚取高额利润,而莆田人只能在产业链的最底层,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还挣不到几个钱。

“尾单”进入了莆田鞋商精明的视野。

为了防止产品中出现残次品,鞋企下订单通常会多下一些,当合格产品达到了需求量后,鞋企会把剩下的鞋子留在工厂。

这就是尾单。

尾单鞋根据残次程度不同,以五到七折的价位出售,贩卖一双国际大牌的尾单鞋,净利可达百元,是代工的5倍。

贩卖尾单鞋,很快让一部分人发了家。

代工厂里的“尾单”鞋子 |

但仅仅是尾单,如何满足莆田鞋商日益增长的经济利益的需求?

尾单做得,仿造便做不得吗?

一些人开始购买二手设备,凭借代工厂积累的手艺,偷偷开起了仿制鞋的手工作坊。

如果品牌出新品,代工鞋厂外,便会有一两个人站在墙根下,漫无目的地调戏着几块石头。

突然,墙内扔出了一包东西,这些人捡起东西,莫名的笑容便在脸上绽放开来。

他们当然会笑,因为扔出来的,是新品样板鞋或设计图纸。

1996年,莆田鞋业总产值42.9亿元,是十年前的4倍。

莆田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假鞋之都”,并与江苏丹阳、江苏南通、深圳华强北,并称“中国制假F4”。

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爆发,因为成本优势丧失,订单锐减,莆田鞋业受到重创。

大批代工厂开始倒闭,老板跑路、工人讨薪的现象更是时有发生。

在资不抵债的状况下,债权方搬走了代工厂的机器设备和原料,而正版鞋的工艺,也随之被公之于众。

有了这些工艺,莆田鞋业一举升级2.0,进入仿鞋时代。

莆田2.0时代生产的仿制鞋 |

莆田的制鞋工厂,代工厂普遍坐落在现代化的厂房里,而仿鞋厂,则大多藏匿于“三合一”的农村小院里。

所谓“三合一”,指的是生产、生活、仓库为一体的小作坊,虽然规模小、安全隐患突出,但几乎所有的小作坊门口,都张贴着招聘工人的启示,而且生意极为火爆。

相比正品鞋,仿鞋的利润高到“可怕”,以一天生产、销售3双仿鞋计算,鞋商最少能赚6000元。

而3双鞋的日产数量,即便在小作坊中,也属于小规模了。

当然,如果把仿鞋当成真鞋来卖,一双鞋挣个四、五百元,简直是轻松余劲。

面对如此诱人的利润,莆田鞋商们,怎么可能不疯狂?

莆田夜间繁忙的鞋类交易 |

仿制假鞋,让一部分莆田人富了起来,而莆田地区独特的宗教信仰,则为鞋业做大做强,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福建重宗亲,各村都有宗祠,莆田地区尤甚,村里人、村与村之间一年一度的宗亲大联欢,形成了莆田家族和地域认同的强力纽带。

在莆田,挣多少钱、来路是否干净说明不了什么,能带着家族、乡邻共同致富,才是有出息,才能赢得尊重。

所以,莆田仙游县,聚集了世界上7%以上的红木;忠门镇,垄断了全国9%木材交易;北高镇,更是被授予“中国黄金珠宝首饰之乡”。

至于人人喊打的“莆田系”医疗出现于此,那根本就不足为奇。

“宗亲”是莆田人紧密联系的纽带 |

莆田仿鞋主要有两条销售途径,一是运往广州,那里是中国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二是出口国外,美国和俄罗斯是主要目的地。

这两条途径的销售量旗鼓相当,几乎始终保持在1:1的比例。

莆田鞋业开始横扫全球。

所以,莆田鞋业从不地域歧视,管他黄皮肤黑头发还是蓝眼睛卷毛,都穿上莆田的廉价好鞋,才是他们“世界大同”的梦想。

当然,出口国外的,都是“真品”。

2007年,纽约警方查获了近2万双来自中国的假鞋,总价超过3100万美元。

纽约时报记者专程来莆田调查,当然,如果他的身份不是记者,他会为莆田献上自己膝盖的。

在莆田,价格12美元的仿鞋,和他妻子花了85美元的那双,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莆田的骄傲,因为有莆田高仿鞋的存在,全世界才能穿的起名牌!”一位仿鞋老板满脸自豪。

真鞋仿鞋,你能分辨出来吗 |

即便那算莆田的骄傲,但造假就是造假,在纽约时报的影响下,国家重拳出击,莆田的制假、售假只能暂时偃旗息鼓了。

恰逢此时,中国电商迎来了高速发展时期,阿里巴巴、淘宝等平台的迅速崛起,让莆田人敏锐地看到了“凿壁偷光”的可能性。

为了配合马云的“10年以内,淘宝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阿里巴巴率先上市,为淘宝聚集产品供应商。

阿里巴巴CEO卫哲,为了迅速引进供应商,招募了大批一线销售员,制定了极为严苛的业绩指标,为了完成业绩,销售员开始帮助一些产品质量低下的商家注册会员。

莆田鞋商趁机而入。

进入电商后,个别鞋商却玩过头了,利用即时到账的支付漏洞,收钱后少发货乃至不发货。

即便在野蛮生长的电商时代,这事做得也太过分了。

当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第三方支付上线后,一些人开始专门买假货、仿制货,收到货就去投诉质量问题。

一段时间里,精明如莆田人也钱货两空,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电商巨头——阿里巴巴 |

2007年底,英国买家协会3余人带着商务部的官员赶到杭州,对此前通过阿里巴巴采购的假鞋讨要说法,莆田鞋商和阿里员工之间的猫腻,终于浮出了水面。

为此,阿里下架了所有来自莆田鞋商的产品,同时,凡身份证属于莆田的鞋类供应商,一律禁止注册阿里付费会员系统。

阿里对莆田鞋业的第一次封禁,正式开始。

但这种操作,怎么会难得住莆田鞋商。

下架莆田的商品?那鞋商就在全国各地注册公司;封禁莆田身份证?鞋商就用他人身份证登记。

钱能解决的,都不叫事。

莆田举办的鞋类博览会 |

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全民运动热潮兴起。

当时的运动类鞋服,无论真假好坏,均呈现出销售暴涨的形态。

这种机会,莆田鞋业怎会不参与其中。

在莆田市中心的安福小区,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一些装修豪华、名字霸气的店铺,什么宝马、宾利、法拉利、奔驰之类。

这些店铺形同鬼市,白天大门紧锁,夜晚热闹非凡。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这里是莆田假鞋贩们大本营,他们中午起床,13点到17点接单,17点到18点整理订单,21点到凌晨3点拿货,6点拍图,发货。

这就是假鞋贩们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接单,买鞋,发货,包装网络店铺。

在包装网络店铺方面,这里甚至出现了培训班业务,专门传授开店、装饰、P图、盗图等方法,收费一两千,包教包会。

有专业的影楼服务假鞋贩,他们模拟国际大牌专卖店的布局和风格,为假鞋贩们量身打造“名牌精品店”。

准备发往各地的鞋类产品 |

“拉客仔”是这里独有的工作岗位,他们活跃在火车站、飞机场等人流密集地区,找寻各地的进货商,带他们到假鞋窝点交易。

每拉一个客人,拉客仔就能挣到5元钱,不管对方买不买鞋。

客人通常会进四、五家店,拉客仔每天带几个客人,就能赚一两百元。

在上下游的通力合作下,安福小区一个晚上的鞋类成交金额,保守估计超过两亿元。

2009年11月11日,淘宝首届“双十一”购物节,被封禁一年的莆田鞋业,一晚上卖出了6个亿。

封禁,更像是一个笑话。

双十一全球购物节标识 |

2010年底,国务院开展了《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

2011年1月22日,蒋芳给马云及其他阿里创始人发了一封邮件:2010年,对中国供应商欺诈的投诉,是2008年的2倍。

在说到有销售人员签入几十家骗子公司,一手拿公司佣金,一手拿骗子贿赂时,蒋芳破口大骂:真他妈的太气人了。

蒋芳发脾气,阿里还是要震一震的。

马云马上召集各大区负责人赶回杭州,连夜开会,独立非执行董事关明生被委托成立调查组,专门调查中国供应商欺诈、与员工内外勾结的行为。

一个月后,调查结果出炉:2009到2010两年里,有2326家中国供应商涉嫌欺诈,这其中的大部分,来自莆田;有近百名员工为了追求业绩和收入,帮助骗子公司注册会员。

马云直接摔了杯子。

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蒋芳 |

时值2011年的春节,阿里CEO卫哲和莆田的商贩们提心吊胆,没人能安稳地过个好年。

2月17日,卫哲辞职。

4天后,马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指莆田是假货源头。

淘宝再次对莆田鞋业重拳出击,使用莆田IP、莆田身份证注册的店铺被严加看管,莆田系假鞋店铺通通关闭。

阿里系对莆田鞋业的第二次封禁开始了。

各地工商部门开始联动打假,福建工商专门派员驻扎莆田,矛头直指假货。

阿里发布的平台治理宣传画 |

即便这样,莆田鞋商们依然找到了突破桎梏的方案。

他们放出了“异地揽货”的大招。

莆田鞋商通过购买异地快递面单,用异地网点的代码登录、扫描设备,快递信息就会变成异地揽货。

也就是说,莆田发出的商品,发货地可以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唯独不是莆田。

为了让物流信息更逼真,莆田鞋商们甚至自建了“海外货运查询网站”,方便客户及时查阅海外运输信息。

更牛的是,他们同时建成了“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网站,只要扫描发票上的二维码,输入验证码,此鞋就能被证明为“正品”。

就造假而言,莆田玩的是降维打击。

而“异地揽货”,不仅让假鞋彻底抹去了莆田烙印,还让阿里的第二次封禁,再次形同虚设。

莆田的假鞋制造窝点 |

2011年,微信来了。

2012年,朋友圈横空出世。

2014年,莆田鞋商进军朋友圈。

与普通微商的暴力刷屏不同,莆田鞋商不收押金,不压货,他们搞“代发”。

他们每天把新鞋的图片、文字、说明发给下线,下线加价后,在微信群、朋友圈广泛宣传推广,购买产生时,鞋商会统一发货。

包邮哦!

高额利润加上极低的入行门槛,无数网民前仆后继地加入到莆田假鞋贩卖大军。

2015年,总面积8多万平方米的安福小区,入住了335家挂牌商户,从业网军超2万。

朋友圈里“代发”的卖鞋信息 |

但政府和电商平台对假冒伪劣的打击,也越来越严厉。

2014年至2015年5月,莆田共捣毁制售假鞋类窝点146个,缴获假冒鞋类176万双,涉案金额二点六亿元。

从2015年8月开始,阿里巴巴在一年内关闭了18万家淘宝店,封停了1.1万个人账户,而鞋类,正是当年品牌维权的热门产品。

这已经是电商平台对莆田鞋业的第三次封禁了。

但莆田鞋商总有办法规避“风险”,他们把制鞋工序分解到不同的作坊生产,一个作坊被打掉,其他作坊可以马上转移,降低损失。

他们注册自有品牌,然后按照阿迪、耐克的款式做鞋子,这种“阿莆达斯”、“莆克”的擦边球打法,让专业的工商人员都无计可施。

在他们看来,只要赚钱,就说不上寒碜,至于站着还是跪着,无所谓。

警方捣毁的假鞋制造基地 |

而莆田鞋商们,也总能紧随时代的步伐,迎来一个又一个的爆点。

2016年,《中国有嘻哈》火遍全网,导师脚上的各色AJ(AIR JORDAN,耐克品牌),莆田鞋商怎会错过?

2017年,抖音、快手快速增长,莆田鞋商便模仿专业测评,对比莆田鞋和正版鞋,以超高性价比推动销售。

今年3月份,国外品牌抵制新疆棉时,一网红借势营销,称所穿耐克、阿迪均为假货,其来自中国莆田。

入狱艺人吴亦凡曾脚蹬AJ,不知是否来自莆田 |

一位假鞋商曾说,他做过独立品牌,也已掌握了高水准的制鞋技术,鞋子成品、外观、质量都和大牌一样,甚至更好,但卖的就是不如高仿鞋好。

在莆田,并不是没有出现过真鞋,曾经的沃特、洛驰、达芙妮等品牌,都生产了一段时间的高品质的真鞋。

然而,3年过去了,这些品牌,都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倒是假鞋,却始终盘根错杂、生生不息。

从2.0到3.0,举步维艰。

但不管怎么说,莆田人的日子,确实是好起来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必改。

TAG标签:

文章标题:莆田鞋商大战阿里巴巴:干不掉我还损失CEO,有什么可豪横的?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60687.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