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滑板鞋作者庞麦郎,思想太过于贫瘠,爆红反而成了一种痛苦

我的滑板鞋作者庞麦郎,思想太过于贫瘠,爆红反而成了一种痛苦

前些天,《我的滑板鞋》演唱者庞麦郎被送入精神病院的事情引起了社会的争议。为什么会引发争议,无外乎就是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正常因素,曾经的庞麦郎火爆一时,许多人心中还残存这些许的技艺;

第二个原因就是有点充斥敌意,曾经也是个大明星,总有人在仇富,但机会太少。恰好出现一个庞麦郎,就当作突破口吧。前面看到一个精神病人唱歌的视频,下面出现了这样一条评论:“庞麦郎进去了,终于有人能听懂他的歌了。”

前几年火爆网络的《我的滑板鞋》,使庞麦郎真正的火了一把。经纪人白晓曝光,因患有精神分裂症,被强制送医。白晓透露,2021年初,庞麦郎比预料中提前三四年精神分裂爆发,可能会自杀,也可能会伤害他人,为了避免产生负面影响,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之前商演时,庞麦郎出现的临时跑路等一些状况也是由于病情,以后可能也不能继续从事这一行业了。怎么说呢?一个红得太快、落得太快,大起大落产生的心理落差,成为了庞麦郎内心产生痛苦和隔阂的原因。

音乐梦想,支撑着苦难的半生

1984年,庞麦郎出生于陕西汉中市的一个贫瘠村庄,而这一段幼时的经历,既成为了他红火的本源,也成为了他落下的原因。

这个原名庞明涛的年轻人学习并不出众,初中毕业之后,就进入县城打工。在与家乡毫无相似之处的县城,他感受到了这种落差,也对家乡产生了敌意。忘记了曾经的栖息地,有怎么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他做过刷碗工,在足疗城干过,也曾干过苦力,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在KTV里的日子,因为只有在哪里,他与音乐的梦想才最为接近。

社会趋势,成为了走红的原因

庞麦郎出名的时间,正是农民火爆成为社会潮流的时间。

像是大衣哥、草帽姐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许多公司看到了这个社会趋势,纷纷推出了许多草根艺人,祈求分的流量的一杯羹。

有了草根的身份,再摈弃草根的身份,这就叫自掘坟墓。

某经纪公司看重了庞麦郎的身份,有看上了他的歌曲,不惜用重金打造出了《我的滑板鞋》这首歌。霎时间,全国听得都是:“摩擦摩擦,在着光滑的地上摩擦!”

但火爆的同时,埋藏在庞麦郎心底里的自卑感也就重新展现了出来——自己贫瘠的家乡,自己农民的身份是污点,太想要改变。

于是,他为自己造势:自己是一位台湾歌手,不过是来大陆发展;改了自己的名字,出现与国际接轨的“约翰逊庞麦郎”这个名字,在很多地方很多场合,他都很避讳这个地方。

甚至在跌落神坛之后,面对采访他还是要求不要拍摄自己的家乡。数典忘祖又会有什么前途呢?

思想贫瘠,受不了爆火的快乐

庞麦郎真的火了!

商演不断,突然的爆火也有了突然的钱财。钱这个东西,没有的时候,几块钱就满足了;没有的时候,多少都不满足。

不满足于经纪公司二八分成的规则,庞麦郎私自登上了回家的火车,留下了一堆烂摊子:多达百场的商演、毁约带来的负面以及未来道路的追寻。

陕西的乡党白晓听到了这件事情,自荐成为了庞麦郎的经纪人,也许他想通过这个机会赚点大钱,成为大款;却没想到因为庞麦郎成为了负翁,穷到只能喝八宝粥。

他的思想太贫瘠了,只想离开家乡,却不想面对家乡,也就不能持续红火,大衣哥是一个例子,扎根家乡,虽有骂声,但保持着热量;

他的歌曲太小众了,甚至没有受众。自始至终,溜溜球都不认为他写的是歌,甚至连口水歌都算不上。一些所谓的乐评家给出了“专业”的评价,是真的有所感触,还是利益诱惑下的演说?

他的目光太短浅了,火了就想着赚大钱,过气了就想着在红火。只在滑板鞋上耕耘,无关时代的步伐和社会的趋势。固步自封成为了他的标签,成为了他和经纪人的标签,七个听众十四个保安的笑话还在……

思想太过于贫瘠,爆红反倒成为了一种痛苦。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我的滑板鞋作者庞麦郎,思想太过于贫瘠,爆红反而成了一种痛苦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6022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