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8年后,那个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爆红8年后,那个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话说,大家还记得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嘛?

最近,在热搜上刷到这样一条消息:

根据庞麦郎的经纪人透露,庞麦郎其实一直患有精神分裂症,之前商演时出现的临时跑路等一些状况也是由于病情,现在他已经住进了精神病院。

庞麦郎老家的村支书,也确认了他因为精神病入院的消息。

并且透露他是因为发病后殴打父母而被送往医院,这已经是第二次入院了,但其父母未受伤。

说句实话,看到消息的瞬间,我有点恍惚和难过。

《我的滑板鞋》爆红于2014年,可以说是“魔性洗脑神曲”的巅峰之作,那时候我还在读书,几乎大街小巷、男男女女都会跟着哼上几句: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

虽然这首歌在那一年特别火,但我并不知道演唱者是谁,也没有完整地听过这首歌。

还是很久之后,看到我很喜欢的导演贾樟柯,曾经发微博说《我的滑板鞋》把他给听哭了。

还说这首歌有一种“准确的孤独”。

于是我才把这首歌翻出来仔细地听了听。

抛开那些恶搞化、标签化的东西,开头的几句歌词真的很有画面感,让人感觉特别的悲伤。

而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评论区里的一条留言:

“我弟弟说,他听完滑板鞋感觉庞麦郎好可怜。”

越魔幻的总是越现实,当时我就在想,等若干年后我们再回过头来听这首歌,会发现它其实不仅仅是一首“烂大街的网络歌曲”。

它准确描述了“小镇青年”们,对生活的向往与失落。

就像一位网友说的:“中国有很多的庞麦郎,他们涌入巨大的城市,只为寻找一双属于他们的滑板鞋,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后只能空手而归。”

“他们的生命,可能永远也等不到时间的答案。”

回到老家宁强县的庞麦郎,图源:北京青年报

而回看庞麦郎的人生,你会发现这并不是一场刻意的搞怪,而是一个认真做梦的痴人,被无情的资本、虚幻的网络所击溃的故事。

因为2014年的那一场走红,其实是庞麦郎所签约的华数唱片公司,团队运作的结果:

超百万的资金,6名企划宣传,24小时三班倒,数百次重新剪辑……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的庞麦郎,公司也会找到甘肃的赵麦郎、湖北的刘麦郎、广西的李麦郎……

是公司炒红了他,大众消费了他,然后便一起顺势抛弃了他。

但是在庞麦郎偏执的想象里,他始终认为成就这首歌曲的是他自己,更误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

在签约公司前,庞麦郎一直在KTV做服务生,每天不停地给顾客开话筒、放话筒、开灯、开电视机……

他说:“老家没出路,几乎所有年轻人最终都会出来打工,因为人最无法忍耐的,是没有希望的日子,而不是困苦的生活。”

上高中时他有过一个念头:“我想要是将来也能拿着吉他,可能我的人生会有一些改变。”

所以庞麦郎一直深信不疑,自己早晚会出名,但没想过是哪个作品会让他出名。

在《我的滑板鞋》爆红之后,庞麦郎有些飘飘然。

先是被华数传媒以“私接演出”、“拒绝参与公司安排的演艺活动”为由,而告上了法庭。

他还曾对媒体谎称自己是“台湾人”、“90后”,被人揭穿后却又矢口否认,导致网络上的负面抨击越来越多,也让他成了很多人眼里的“怪人”。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那时已经有发病的前兆了吧……

总之,热度还没散去,庞麦郎就已经把公司、媒体、网友全部给得罪了。

坚信“音乐的魅力在于现场”的他,曾经自掏腰包在livehouse里办过演唱会。

但最后只卖出了7张票,扣掉500块的场地费,还不够他和经纪人的路费和住宿,两人只能靠网贷和花呗来维持日常支出。

即便如此,他也不同意上节目,他不愿意让自己的梦想被金钱所玷污。

可是他又很缺钱,2019年还试图创造自己的滑板鞋品牌“sonartime”:“我们做鞋子是实现我们的商业计划,然后用更多的钱去做音乐投资。”

结果因为鞋子太丑、审美太差,招来的全是“恰烂钱”的谩骂,销量仅为个位数。

曾经误闯繁华娱乐圈的他,虽然多次试图打破壁垒,却始终被人们当成疯子怪人,直至无人问津……

唯一还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他的经纪人白晓白。

和庞麦郎一样,白晓白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训练,但就是喜欢做音乐,还曾经用3年的时间自拍 MV和录歌,他说:“虽然很low,但那是我的梦想。”

他特别羡慕庞麦郎:“我跟他认识三年之后,才听懂了《我的滑板鞋》,就是有一天听到‘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这一句时,眼泪唰地流了出来。”

“我感觉我没有滑板鞋,而他有,所以他天黑都不怕”。

在知乎上有这么一个问题:你遇见过的最让你心疼的过气网红是谁?

其中一个高赞回答是:庞麦郎。

“有一次演出排练时,他让调音师把音频调高,试好音后,工作人员悄悄地把旋钮又旋了回去,音效一点没变,但庞麦郎并未察觉。”

“当时觉得他好可怜。”

歌手吴克群,也在网上看到了庞麦郎的商演视频:

“他在台上表演,台下没有一个人真心在看他,而且他最后没有一个人鼓掌或者是有任何的回应。那个声音对我来讲很像一个呼喊,无奈。”

内心深受触动的吴克群,去到了庞麦郎的老家,两人聊了很多关于音乐和梦想的东西,最后他问庞麦郎:你会感受到自卑这两个字吗?

庞麦郎想了一会儿,只挤出来三个字“我觉得”了……

可能人生就是梦一场吧,“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前两年,有媒体去庞麦郎的老家拍摄他的日常。

在他的房间里,只有一床一桌一电脑,手边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凯文·凯利的《失控》,一本是《梵高手稿》。

那本《梵高手稿》是2015年时,他在西安的怡丰城买的:“看到封面就欣赏,确实是画的太漂亮了!”

有人说,庞麦郎就像是“现实版的孔乙己”;也有人说,他是“一夜爆红”的时代牺牲品。

还有人说他是自我毁灭,都怪他那与自身才华不相配的狂热梦想,才让他最后落得这般境遇。

或许是吧,总之他的坚持与偏执,都没有等到时间的回答。

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只是一个热爱音乐的痴人。

因为那句:“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

至少在某个瞬间,是真的有感动到我……

而在《我的滑板鞋》里还有这么一句:“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舞蹈。”

一语成谶,2014年的那场短暂爆红,就早已成为庞麦郎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参考资料:

1.《庞麦郎:没有演出的日子,还能留在“古拉格”吗?》——北青深一度

2.《庞麦郎的平行世界》——Vista看天下

3.《惊惶庞麦郎》——人物

图片来源 / 网络

责任编辑 / 如花

编辑 / jojo

相关内容

《我的滑板鞋》创始人庞麦郎,被送进精神病院,37...

他的经纪人曾经透漏过,庞麦郎生病跟网络暴力有很大的关系,他从红极一时到默默无闻,心理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下面就来看一下,庞麦郎这些年的经历。 庞麦郎的成名之路 2014年草根庞麦郎凭着一首《我的滑板鞋》突然爆红。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做了3...

TAG标签:

文章标题:爆红8年后,那个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6013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