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唱着滑板鞋的人,住进了精神病院 | 小巴看一周

曾经唱着滑板鞋的人,住进了精神病院 | 小巴看一周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荀子·哀公》

文 / 巴九灵

01

12号的上午,小巴被一个“古早网红”刷屏了:那个唱着《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在今年年初被收进了精神病院。

庞麦郎最广为流传的照片

庞麦郎的经纪人对着镜头讲述了这几年的庞麦郎,他因为患有精神分裂症,无数次逃避商演,行为不能自控,几次想要“杀了经纪人”,但经纪人依然“陪他实现梦想”。

庞麦郎经纪人白晓

小巴对庞麦郎的了解,始于走红后《人物》对他的一次采访,庞麦郎的异常在那时已经露出端倪。他觉得所有人都要害他,记者多问几句就说别人查户口,一口陕西话,却执意说自己在台湾长大。

华数捧红了他,《我的滑板鞋》红遍大江南北,MV里的庞麦郎左拥右抱,但之后他却跑了。他相信自己的才华能走向国际化,不希望公司分一杯羹,宁愿窝在旅店里创作。

庞麦郎的价值没有被榨干,就不会被放弃,只会被新的人重新捡起来。这个人就是白晓,是昨天公布庞麦郎入院消息的经纪人,他和庞麦郎合作六年有余。

有人在怀疑,为什么在庞麦郎发病期间,还在不断接商演?为什么不赶紧去治疗?这么多年,庞麦郎圆梦了吗?

没人知道答案。

但白晓的动机是帮庞麦郎圆梦还是在他身上牟利,人们更愿意相信后者。

02

那些被“利用”的草根网红,似乎没有真正快乐过。无独有偶,比如,8天前意外身故的美食网红泡泡龙(于海龙)。

红雨发布的讣告

在成为网红之前,于海龙是个外卖员,殡仪馆的单子他也敢接,卖力送外卖的结果也不过是一个月赚1500元。

在一次吃自助水饺的时候,因为他吃得太多,和商家起了口角,视频发上网之后,意外吸引了不少关注。

从那以后,他开始卖命地吃给别人看。他自己的账号泡泡龙,只有260万粉丝。而背后的运营者红雨,却靠他和另外一个吃播网红大蒜涛,积累了1350万粉丝。

红雨发布的上百个视频内容,都是带着泡泡龙和大蒜涛去饭店胡吃海塞。几十只龙虾,满桌的棒骨,吃火锅的账单长得超过成人的臂展。平均每六天,泡泡龙就会在视频中暴食一次。有不少视频能明显看出是广告,泡泡龙大口吞食,卖力地展示菜品味道不错。

他肥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黑斑,有人说那是过度肥胖带来的黑棘皮症。他每次大口吃肉的时候,总有人担心地提醒道“不要再吃了”,红雨往往回怼这群人是“黑粉”。

当网红的日子里,于海龙得到了他在送外卖时期无法得到的关注,他受邀去陈赫、郑恺的火锅店里去做推广,配合警方拍摄公益反诈骗视频;他吃的东西,从路边的水饺盒饭,变成了牛排、棒骨、海鲜。

8天前,泡泡龙意外身故,红雨给出的讣告是于海龙为警方拍摄反诈骗视频,长期高强度工作而过世。细品来有点讹人的意思,毕竟,泡泡龙只为警方拍摄了6条视频,5个都在白天。

而红雨却带着他暴食了两年,无视他体重已经超过了秤的极限,脸上的黑斑越来越明显,吃东西越来越勉强。

于海龙最后一次出现在红雨的视频里

在2020年12月10日的视频里,大蒜涛和泡泡龙对着滴油的烤肉大快朵颐,镜头之后红雨说自己正在减肥,让他俩吃。镜头扫过了红雨面前的食物,是几碟蔬菜沙拉。

03

成名前穷困,成名后痛苦,在受苦的选项里,庞麦郎和泡泡龙已经没有反复横跳的机会了。

幸运的是,同为草根网红的拉面哥还有机会。

3月初,山东临沂的程运付像往常一样出摊卖手拉面,他卖的素面只要3块钱一碗,因为“山东人好客、朴实,涨价了怕大家吃不起”,他索性15年不涨价。程运付一边拉面一边答话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他成了“拉面哥”。

和他相比,周围上蹿下跳的野生主播,格外浮躁。

主播在他门前摆上大音响唱歌跳舞,有人大喊要嫁给他,还有人磕头拜师,牛鬼蛇神都现出了原形。顾客根本挤不进里三层外三层的主播圈。

在家门之外,有54个人迅速地注册了拉面哥的商标,有人甚至用上了拉面哥本人的名字。

近期注册“拉面哥”商标的人和公司列表

生活被打乱后,拉面哥脸上的苦涩,很像当时被村民踹门围观的大衣哥朱之文。

“拉面哥”程运付

他不想成为网红,在被骗签下营销合同之后,他甚至寻求媒体援助解除合同。因为他觉得“用花言巧语去挣钱,一点都不踏实”

他理解的生活很简单,继续卖3块钱一碗的拉面,一碗赚7毛钱,实实在在地过日子。

围观的人群总有一天会散去,不被关注裹挟,草根网红或许才能摆脱桎梏。

《2021人才资本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城镇平均招聘薪资为8021元,薪资中位数为6216元,职场人跳槽规模同比下降了31.5%。(腾讯新闻)

知识付费市场规模逐年提升:知识付费市场规模在2020年突破390亿元,2021年预计达到675亿元。但知乎作为国内最有存在感的知识分享平台,一直没有盈利,2020年调整后依然亏损3.37亿。(功夫财经)

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国公募基金场外投资者总账户数为6.0779亿。其中,专业机构投资者11.2万,一般机构投资者数量为93.0万;自然人投资者账户数为6.0675亿(占比99.8%),其中男性占53%,女性占47%。(财新网)

近日,写过《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小说的作家余华站上讲台,半脱稿讲“如何写好作文”。有网友感叹“作家都开始赚快钱了”“文学已死”。

复旦大学研究团队制作出了可穿戴全柔性织物显示材料。这种材料不仅通过调节显示颜色,还像普通织物一样轻薄透气,耐受上百次机洗。

艺术界的买椟还珠:最近,一群艺术爱好者烧掉了一张世界名画《傻子》,他们不仅直播了烧画过程,还将画的电子版用区块链技术加密,变成独一无二的“原版画作”。关键是还真有人买账,有人以超过原作4倍的价格买了电子版。这种收藏是不是真的有意义,恐怕还要时间来证明。【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z3233wysjaa.html】

最近,不论是在资本市场、两会、还是国际关系中,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非常高,那就是碳中和和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的提出,也可以被认为是一轮新能源革命的开始,有哪些产业将会迎来变局?如何把握百年一遇的投资机会?

本篇作者 |吴润潜 | 当值编辑 |何梦飞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曾经唱着滑板鞋的人,住进了精神病院 | 小巴看一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6003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