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滑板鞋的庞麦郎,必须得疯!

唱滑板鞋的庞麦郎,必须得疯!

3月12日,歌手庞麦郎的经纪人白晓在一段视频中透露,庞麦郎因患上精神分裂症,目前已被强制送入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消息一出,万众哗然。网友们忍不住一边哼唱着《我的滑板鞋》,一边相互询问道:庞麦郎,真的疯了吗?

01、网红歌手

被贴上“疯子”标签前,庞麦郎本是陕西汉中一户农家子弟,父母靠种植高粱和养猪支持着他的音乐梦想。

可惜,庞麦郎的父母虽然倾尽全力支持儿子,但贫寒的家庭却无力承受培养专业音乐人的天价花销。小小年纪的庞麦郎,不得不远走广东打工赚钱,以便继续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

灯火霓虹的广东充斥着无数机会,也充满了无数寻找梦想的人。庞麦郎到了广东后,辗转进入一家KTV工作,因为他觉得,这份工作是离他梦想最近的地方。

不得不说,KTV的音乐氛围给了庞麦郎创作的灵感。在那里,庞麦郎写出了他音乐生涯的成名曲《我的滑板鞋》。

然而,这首歌若是纯粹从专业音乐角度来考量,实在算不得出类拔萃。某种意义上,庞麦郎的这首歌甚至可以归类到洗脑神曲的序列。那一声声“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配上庞麦郎走音又跟不上节拍的演唱,给人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

听众耳中的洗脑神曲,在一些的经纪公司看来却宛如一颗摇钱树。2013年,一家名叫华数传媒的公司告诉庞麦郎,他创作的《我的滑板鞋》非常独特,公司愿意投入资源运作这首歌,并且将庞麦郎包装成知名歌手。

庞麦郎一听大喜,立刻与该公司签下了合约。恰好那时候正是凤姐等网红大行其道之时,华数传媒按照包装网红的流程,先给《我的滑板鞋》买上一波流量,再安排宣发团队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网络上疯狂传播《我的滑板鞋》中的经典歌词,很快就将《我的滑板鞋》推上了网络神曲的宝座。

庞麦郎因此一夜成名,但明眼人都知道,庞麦郎的名气并非来自于他的音乐实力,而是来自他背后疯狂的经纪公司。

图源·庞麦郎微博

想想也挺可悲的,经纪公司捧红庞麦郎,不过是想靠着庞麦郎赚笔快钱,根本不考虑庞麦郎未来的发展,更不可能理会那些比庞麦郎更有才华却郁郁不得志的音乐人,因为经纪公司的种种神操作而失去本就少得可怜的关注与流量,致使无数优秀的音乐作品被资本与洗脑神曲掩盖掉本应散发的光芒。

而看似受益者的庞麦郎,也在经纪公司不顾客观音乐实力的金钱运作下迷失了自我。

他误以为《我的滑板鞋》走红是自己音乐实力造就的,这让庞麦郎在虚假音乐实力的幻象中不知不觉地膨胀了。

偏偏经纪公司为了赚钱,还不断给庞麦郎营造他是举世独立的绝代歌手的假象。在经纪公司的洗脑下,庞麦郎将名字改成了约瑟翰·庞麦郎,以便凸显国际巨星的身份,而曾经的出生地,庞麦郎也将之从遥远的陕西移到了宝岛台湾。

于是,无数采访庞麦郎的媒体面前就这么出现了离奇的一幕。操着一口浓厚陕西方言的庞麦郎,在经纪公司的运作下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来自台湾。

一些媒体不相信,趁庞麦郎探亲时找到了庞麦郎陕西的家中,逼得庞麦郎只得一迭声地对父母说:“等下记者进来采访,你们就说你们不认识我”。

这固然显示了庞麦郎的单纯,但也从某种角度上体现了他身后经纪公司的疯狂。为了赚钱,经纪公司不惜疯狂洗脑所有人,誓要将公众的智商扔在地上反复摩擦,事后还能没事人儿般继续活跃在各大媒体中。

图源·庞麦郎微博

02、庞麦郎“疯了”

疯狂之下的运作从来都是把双刃剑,受到经纪公司严重洗脑的庞麦郎,渐渐真地拿自己当起了大腕明星,这也促使他对待经纪公司越来越高傲,最终造成了两者的彻底撕裂。

公司给庞麦郎安排的地下室,庞麦郎不愿再住;公司给庞麦郎安排的通告,庞麦郎越做越敷衍,更让公司愤怒的是,之前与庞麦郎约好的分成比例,庞麦郎也强烈要求重新划分。

盛怒之下,华数传媒拒绝了庞麦郎的要求。庞麦郎见状,立刻跟公司玩起了失踪,华数传媒找不到人,之前签下的200多场演出全部违约,被迫赔了天价违约金。

气疯了的公司转头就开始撕起了庞麦郎,瞬间引发了一轮网络媒体对庞麦郎的爆料潮。2015年,网上突然出现了一篇名为《惊惶庞麦郎》的庞麦郎专访报道,一下子将“国际巨星”庞麦郎推下了神坛。

只因这篇报道里,出现了大量生动的庞麦郎黑料。比如文中提到“庞麦郎的头发板结油腻”,“一推门,一大股食物腐烂、被单潮湿的味道”,“床脚的被单上,沾着已经硬掉的、透明的皮屑、指甲、碎头发和花生皮。”

种种逼真的描绘,让人们不禁怀疑起如此“反常”庞麦郎,是不是精神有问题。虽然事后庞麦郎多次喊话称,《惊惶庞麦郎》里的内容夸张不实,仍抵不住公众对他精神病的怀疑。

岂料公众的疑虑尚未消除,2021年3月12日,庞麦郎的经纪人突然正式宣告庞麦郎因精神分裂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这无疑彻底宣告了关于庞麦郎“造神运动”的彻底结束。

图源·庞麦郎微博

其实,有病的不是庞麦郎,而是他背后的经纪公司。这些想要赚快钱的公司,不顾音乐人本身的实力,疯狂造星,引爆病态般的网络狂欢,大肆收割流量与利润。

可狂欢的热浪总有消散的一天,当热度降温,网友四散,一切的落差都要由庞麦郎本人承担。深谙运作之道的经纪公司反手狂踩庞麦郎,用一个个不为人知的黑料,赚尽网络上最后一丝流量,再将庞麦郎如嚼剩了的甘蔗渣般弃置一旁。

于是,在世人眼中,庞麦郎疯了。但“逼疯”庞麦郎的人,正是网络狂欢下冷漠围观的公众以及庞麦郎身后疯狂赚钱的资本。

可惜,整场网络狂欢里,没有人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疯子,更没有人觉得应该为“逼疯”庞麦郎担责。

图源·庞麦郎微博

最终,庞麦郎成了唯一的“病人”,经纪公司很快开始物色下一个庞麦郎的人选,而公众也继续吃着下一个瓜,乐此不疲。

而庞麦郎,就此将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梨院月夜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