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麦郎,《我的滑板鞋》之后的各种解读和他的悲喜人生

庞麦郎,《我的滑板鞋》之后的各种解读和他的悲喜人生

七年之前,也就是2014年,一首名为《我的滑板鞋》怪里怪气的迅速蹿红,火遍大街小巷,从男孩女孩嘴巴里哼唱出来,被媒体热烈关注,被一传十十传百的热议。赶上当时流行音乐主流们恋爱的恋爱,休息的休息,于是乎,像突然野蛮生长出来的一株韭花,这首歌成功了。随后,词作者和演唱者庞麦郎,也成了传奇般的草根歌手。

跟许多一炮而红又突然无影无踪的从公众视野不见的草根歌手一样,《我的滑板鞋》风靡一时以后,带着庞麦郎接触过圈内知名音乐人,比如齐秦和陈明的赞扬,有过独享镁光灯的表演活动,也被知名人士在自己的节目中点名力荐过,比如窦文涛的节目中,就非常肯定的承认过这首歌的成功。

只是,当《我的滑板鞋》渐渐冷却,街头巷尾,便利店商业街都再听不见这首怪味豆一般的神曲以后,庞麦郎也仿佛不知去向。好的坏的消息,都没有再有庞麦郎的话题。直到近日(2021年3月12),庞麦郎的经纪人发布长视频,透露了一个悲伤的消息:庞麦郎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接受针对他精神分裂的治疗。

据经纪人视频中的描述看,庞麦郎从138斤暴瘦到现如今的80多斤,从身体的极度消瘦看,精神疾病给他带来的痛苦都过于巨大。经纪人之前一直不愿意透露庞麦郎的病情,希望这个现代版本的梵高能够战胜。但是,事情并没有好转,庞麦郎反复创作又反复拒绝发表作品,直到无法再继续。

成名之后又突然一文不名的庞麦郎,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生活有没有因为一首歌带来的成名而向好的改变?从他不多的原创微博来看,是有变化的。有了以我的滑板鞋为名的网店,这些年除了《我的滑板鞋》还有别的音乐被创作出来,像《旧金属》《西班牙的牛》《我要打败你》等。

但是,除了《我的滑板鞋》,其它作品无论曲风还是内容,虽然保持了一定的作词水准,但是比起成名曲逊色很多。并且,因为《我的滑板鞋》曲风有一点点玩味的说唱,因此他浓重的本地话口音相得映彰。而当这个口音放在其它歌曲中,就让歌曲变得不那么像流行音乐,更像一种随心所欲的哼唱。有单薄感和无法传唱感。

在庞麦郎的微博中,有一篇他原创的长文。用不是特别流畅的文笔,讲述了《我的滑板鞋》成名他的一些不可思议的经历:因为一曲成名,评论有好有坏,有看中他的公司,以强迫手段逼他签订协议,没有分到钱还有各种苦恼。从北京逃跑,又回到大山中的家。媒体扭曲报道他,让他成为不孝顺的儿子。

然而,文章底下的评论,却并不同情,有人批评他撒谎,称自己是台湾人…这篇文章没有后续,再看便是如今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的新闻。也许做为心理承受能力不足,专业性也不是特别强,外包装和推广都不到位,背景又弱的名人,是会出现庞麦郎这种悲喜人生的结局。只能祝福,希望他的精神分裂能被控制,并且找到属于自己的平常心态,面对世界。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庞麦郎,《我的滑板鞋》之后的各种解读和他的悲喜人生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6001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