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庞麦郎疯了之后,再次重温《我的滑板鞋》,听到的是满屏叹息

得知庞麦郎疯了之后,再次重温《我的滑板鞋》,听到的是满屏叹息

“庞麦郎先生已经住进了精神病院。”

自称为庞麦郎经纪人的白晓,透过一段视频宣布了曾经的神曲创作者,因为精神分裂症加重无法再进行创作,并且已被强制送去治疗的事实。

“我认为他是中国版的梵高,一个饱受精神折磨的艺术家。”

视频的结尾,白晓把庞麦郎比作梵高,既肯定了庞的才华也表明了他可能会“一去不复返”。

在普遍的认知中,梵高最后是以轻生的方式向世界告别的,他在精神错乱的情况下枪击了自己,但却并没有当场毙命,跌跌撞撞之下回到旅馆,最终死于伤重不治。

庞麦郎虽然还活着,但从白晓的话里不难判断出,他的精神分裂症已严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实际上和一具行尸走肉无异。

创作出难以被理解的作品,饱受精神病的折磨,最后以不堪的方式和社会告别,庞麦郎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和梵高很像。

即使他的作品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只会是被人嘲笑的对象,但谁能保证在百年之后,他的歌不会像梵高的画那样备受认可?

事实上,对庞麦郎歌曲的鉴赏在2012年歌曲发行后就开始涌现,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把这些鉴赏和解读理解成一种另类的恶搞,并不会真心觉得他的歌有内涵。

现在,得知庞麦郎罹患了精神病后,再回过头仔细听听他的原创歌词,是不是会别有感受?

特别是那首风靡一时的《我的滑板鞋》,似乎早就埋藏了一个精神病人的无奈和叹息。

2012年,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一下就火遍全网,甚至一度成为人们K歌时的首选。

但大多数人在传唱这首歌时,并不是因为歌曲动听,而是因为节奏鬼畜、歌词奇葩。

歌词是以庞麦郎的口吻讲述了一个自己与滑板鞋的故事。

在故事里,庞麦郎自小就特别向往得到一双神奇的滑板鞋,它“与众不同最时尚”,穿上之后甚至连跳舞都会变得特别棒。

然而,庞麦郎在自己出生的城市里,“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找到这双想象中的滑板鞋,于是感到郁郁寡欢。

他的母亲察觉到庞麦郎不高兴,在了解事情的缘由后,安慰他“将来会找到的”,并鼓励他要坚持,因为“时间会给他答案”。

庞麦郎得到母亲的鼓励后坚定了信心,虽然在往后的日子依然没有找到那双滑板鞋,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随着时间飞逝,他前往了一个叫“魅力之都”的城市讨生活,但节奏很快的城市让他无所适从。日子很快就过不下去了,庞麦郎正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却在意外中发现了那双滑板鞋。

狂喜的他穿上了这双梦寐以求的滑板鞋,在月光下施展其魔性的舞步:

一步两步 一步两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

是魔鬼的步伐

摩擦 摩擦

故事就在欢快的“摩擦”中结束,庞麦郎最终穿上了梦寐以求的滑板鞋,似乎是大团圆结局。

但在得知庞麦郎饱受精神病困扰,并且创作时基本处于发病状态,这段歌词就明显变得没有那么好笑,整个故事也显然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首先,无论是从《人物》的专访,还是从给庞麦郎拍摄《我的滑板鞋》MV的导演采访稿里,都可以发现一个与歌词矛盾的事实:

庞麦郎根本不会跳舞,他的“月下舞步”与其说魔性,还不如说只是走路比较难看罢了。

那么在歌词的最后,庞麦郎穿上梦想的滑板鞋后起舞,很有可能就是他发病时的臆想。

因为他在广州打工时曾疯狂迷上了迈克尔.杰克逊,并对“太空步”十分痴迷。

仔细一想,违反人体运动原理的“太空步”,又何尝不是“魔鬼的步伐”呢?

另外,这段歌词所描述的景象,也非常像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视角: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

因此,我认为在《我的滑板鞋里》里,庞麦郎根本没有找到自己梦想的滑板鞋,他只是在离开城市时病发,幻想自己达成了心愿后,手舞足蹈地乱舞了一番而已。

有不少人在尝试理解这首歌时,都会把滑板鞋和庞麦郎的音乐梦进行关联,认为他这首歌是借寻找滑板鞋的故事,反映了他追逐音乐梦的人生。

这样的理解也没有错,而且更奇妙的是,把这种理解代入到我推测的真实情况后,反而能更接近庞麦郎在现实中悲剧的下场:

庞麦郎一生都执着于音乐梦,自从因为《我的滑板鞋》走红后,他以为自己找到了。

但实际上,不懂音律、五音不全、甚至还会间歇性精神病发作的他,注定是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音乐人。他以为自己靠努力“摩擦”了梦想,但没想到其实只是被生活“摩擦”的可怜虫。

其次,庞麦郎对自己原生身份的不认同是众所周知的。

还记得他刚开始走红时,曾对外大肆宣传自己是一个台湾人,结果很快就被揭穿了。

然而,出身于陕西的他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农民身份,甚至一度拒绝和父母相见。

显然,庞麦郎和家人的关系并不好。

在《人物》的专访里,我们可以得知他的父母根本不理解他的音乐,还认为他有点“不切实际”。为此,庞麦郎曾和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所以,歌曲中那个善解人意并劝庞麦郎坚持的“母亲”,极大几率只是庞麦郎的幻想,甚至有可能是在他发病时,把自己心中所想幻化成了母亲的样子进行自我勉励。

庞麦郎之所以要坚称自己是台湾人,并不是认为编一个港台娱乐圈的身份能让他更有底气。

根据庞麦郎的采访可以得知,教会他写歌词的人是一名台湾人,在他的心目中,能帮助他完成音乐梦的人就是再生父母。

因此,他宁愿拒绝和亲生父母相认,可见在他心中,音乐才是生命之源。

综上所述,在《我的滑板鞋》这首歌里,不仅没有慈爱的母亲,也没有成功励志的元素。

在鬼畜的节奏、奇葩的歌词和庞麦郎五音不全的声音里,只有一名精神病人在病发时对自己无法实现梦想的无奈和叹息。

距离《我的滑板鞋》发行已经过了9年。

这9年的时间里,每当听到这鬼畜的背景音乐响起,相信不少人都会发出会心一笑。

但在9年后,当你发现这首歌其实并不搞笑,甚至还藏了一个悲伤的故事时,是否还能笑得出声来呢?

我是一木支危楼,大家对“他是中国版的梵高,得知庞麦郎疯了后,你还会嘲笑《我的滑板鞋》吗?”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留下你的评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