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鞋王”固步自封被超越,转型炒矿亏损1.6亿,败逃澳大利亚

温州“鞋王”固步自封被超越,转型炒矿亏损1.6亿,败逃澳大利亚

\"请问您家里有矿吗?\"这句话近年来成为了热词,很多百姓对\"矿产\"资源也增加了关注。此前温州的一代\"鞋王\"王跃进便是因为炒矿失败,导致自己的辉煌结束谢幕,最后因无力偿还1.6亿元的巨债而被迫远走澳大利亚,音信全无。

少年邂逅他的\"水晶鞋\"

如果王跃进可以选择,他必然不会选择自小便扎根在鞋堆里,闻着皮鞋的胶皮味难以呼吸。

但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他并不富有,家里也担心他将来的工作,毕竟温州的行业竞争也不小,于是他便跟着自己的舅舅学习如何做鞋。

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王跃进的动手能力比较强,学起东西来也是快、准、强,仿佛这个孩子就是\"生而做鞋\"

在王跃进将舅舅制鞋匠的本领学到位之后,便于1984年自己创办了一个皮鞋厂。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抓住发展才能为自己谋未来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业绝对是一个明智之举,改革开放刚不久,很多的新思想新想法正在喷涌而出,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

王跃进之所以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则是因为他抓住了一个词——创新

\"创新\"二字在现在也是城市乃至整个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习总书记不止一次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王跃进认为首先要保证的就是质量,在没有品牌优势的情况下,自己就多研究出一些新花样吧。

保不齐王跃进是个水瓶座,不仅动手能力强,灵感创意也是源源不断。很快,名不见经传的新老板迅速便在当地变成了人尽皆知的小王总,王跃进鞋厂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好。

秉持初心,保证质量,踏实走好每一步

很多商人在获得收益之后都会为金钱所蒙蔽双眼,为了多赚取钱财从而降低质量,谋取净利润,但王跃进却始终坚持\"良心商人\"的准则,不为金钱利益所动摇

1989年,在A货、烂货频出的时期,王跃进一直以来保持的初心让他的鞋厂成为了第一个\"将信誉卡放在了鞋子里\"的企业。

由此可见,王跃进获得\"鞋王\"的称号不仅仅是因为能力,更多的是因为道德。

1993年,王跃进的\"霸力\"品牌成为了国内鞋业的龙头老大,在国内的鞋业消费市场占据了主要地位。王跃进因\"霸力\"在首届中国鞋王杯大赛中顺理成章地取得了\"中国鞋王\"的称号

在势头正盛之时,王跃进再次建立了浙江皮鞋行业的首家企业集团公司。王跃进是历史上第一个将平平无奇的小鞋厂发展成为了连锁高端大集团的人,并且仅用了十年有余。

杯满则溢,月盈则亏,势头正盛之时初尝失败

站得有多高,摔下来的时候就有多惨。王跃进仅想着用关系带动生产力,但忽视了关系并不等于生产力这个道理,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

进入二十一世纪,世界已经呈现出完全的贸易开放形态。伴随着交通及信息化的发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跨国购物,现在很多人都是足不出户购物,曾经的辉煌和名气再也不是影响一个人消费的关键。

王跃进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之时,便被\"弯道超车\"的俄罗斯唤醒了他妄想永远蝉联冠军的美梦。对于俄罗斯某鞋业成为\"鞋王\",王跃进明显是有点始料不及,在手忙脚乱之时被一直蓄势待发的国内鞋业品牌再次甩在了后面。

无奈之下,王跃进只能兵行险招,花高价从广东带来了\"报税\"进口牛皮,二次加工后再出口,以赚取差价。王跃进此举触犯了法律,温州海关以\"偷税走私\"罪名冻结了王跃进的所有账户

本末倒置,被新欢\"吸引\"反而忘记了\"旧爱\"

这个时候王跃进当年结交的很多朋友对他施以了援手,在王跃进补税近千万元之后免掉了刑事责任,拘留了三个月便被释放。但这件事对王跃进的打击可不小,他也变得低调,开始很少曝光在镜头下面。

虽然王跃进表面上看起来变得谦虚低调了,但他心中还是有一丝不服,一直想着要重振旗鼓、一雪前耻。

因此,王跃进的关注目标开始转移,从前是一心一意关注鞋厂,现在也开始琢磨转型。

2004年,来自广西的一个矿产业招商项目吸引了王跃进的注意力。就他个人来说,王跃进感觉矿产业不是很困难,给钱挖矿就好。于是王跃进便用两千万元买下了广西的平桂矿区。

这一干可倒好,王跃进越挖越上瘾,在过于\"兴奋\"的情况下忘记了让自己拥有现在资本和地位的鞋厂。成为了甩手掌柜的他对自己的鞋厂是不管不顾,鞋厂的生意是越来越差。

涉足新行业的矿产小白依旧作风老派

而矿厂的现状也不是很好——王跃进对矿产业不是很熟悉,但是多年以来在鞋厂说一不二的习惯又让他听不进去别人的建议和观点,对否定他意见的人是绝对不给好脸色,经常开除人。

渐渐地,很多老工人都不愿意受新老总的气,能辞职的就辞了职,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去别的矿厂另谋生路;新人没什么经验,但是拍马屁和随声附和的能力也是一流,于是对王跃进是处处迎合、

对此,王跃进很是满意,但他不知道的则是危险早已是潜伏依旧。王跃进越来越自大,公司内部没什么好风气,他在公司之外的人缘也是烂到了家,根本没有人愿意和他合作,矿产业在他手里基本算是毁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拆东墙补西墙,最后血本无归

由于矿产未能合理开采,导致王跃进的矿厂始终没能进入正常的轨道。但很多人的工资却需要及时下发,而且公司运营以及新矿开发的任务也迫在眉睫。

这时王跃进才想到了被自己遗忘许久的鞋厂,于是依旧浪子不回头,反而\"忍痛割爱\"——将自己鞋厂的两片工业用地抵押给了银行以换取贷款

本以为可以正常运转,但还是要感叹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2007年,全球的矿产资源价格开始下降,很多的矿商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王跃进依旧拆了东墙补西墙,鞋厂的资金被抽了个精光。

这种乱七八糟的钱款使用模式,导致王跃进的鞋厂和矿厂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以贷抵债的情况下依然没能力挽狂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王跃进在欠债1.6亿元的情况下潜逃到了澳大利亚

当年王跃进对康奈集团董事长郑秀康炫耀之时,郑秀康便友情提示过他——到底是不是集团公司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把咱们的\"鞋底\"做硬做扎实,把每一步走好。现在远在澳大利亚的王跃进细细品味这句话,应该会有所深悟吧。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温州“鞋王”固步自封被超越,转型炒矿亏损1.6亿,败逃澳大利亚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5747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