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贵妃的鞋,到平面模特的饭局,再到高晓松的错账单,什么东西计算错了?

从杨贵妃的鞋,到平面模特的饭局,再到高晓松的错账单,什么东西计算错了?

传说,杨贵妃被缢死后,尸体被运送的过程中,她脚上的一只鞋被遗落到了地上,恰巧被一位老妇拾到。

有好事的人们,知道老妇拾到了杨贵妃穿过的鞋子,都想来观看甚至购买。老妇倒也是个极为精明的人,看可以,但不卖。每看一次需要支付百钱。

来等着看的客人们排起了长队,宛如某手机新发时的场景,热闹非凡。

看过一次杨贵妃鞋的客人,直呼“这辈子值了”,过一段时间,又会去看。

老妇人一下子发了财,后来还上涨了观看一次的单价,再后来为了更好地为客人服务,还推出了包次套餐和包时间套餐。

这真是:活贵妃,千娇百媚,惑主误国;亡玉环,遗鞋作蛊,资本运作。

前几天,有重庆的朋友,把自己的笑话分享给了大众网友,内容堪称精彩:

一个自认为漂亮的平面模特,与一位高富帅小伙,通过网络相识了。漂亮的妹妹当然喜欢多金的男胎,而多金的男胎也爱慕漂亮的模特,于是相约见面。

二人从网络走向现实的第一步,就跨到了饭桌上。模特选了一家“重庆最好的”火锅店做为二人迈向现实的背书。小伙赴约后,估计是被高额的餐费吓到了,中途竟然逃单了。姑娘也不含糊,结账后就报警了。

警察叔叔调解的结果是:每人付一半,这事就拉倒。

据模特说,点的也不多,才6000多的菜,要了瓶1.8万的酒还没开就退了,她还说1.8万的酒也不贵呀,人家饭店最贵的酒是管拍卖的要20多万呢。她不知道的她在小伙朋友圈看到的小伙那些座驾,压根就不是小伙的,是小伙客户的。那小伙是干嘛的?修车工。

还有一个彩蛋情节,据模特妹妹讲,该小伙在逃单前还摸了她的胸,在逃单后还在商讨饭后的后续事宜。

这正是:两个没钱两个装,火锅店里遭了殃;有要白吃有想白要,男男女女钱热闹。一个要攀金梧桐,一个就爱美人娇;空心萝卜涮火锅,你钱不多我也不多。

那位家族中学历垫底的音乐才子,那位自黑“反高富帅”的多金大枷,最近出手了一笔“小钱”。

对了,说的就是高晓松,去小店吃口饭,竟然多付了近万元。店主发现后坚辞不收,高晓松只好搪塞:不是我出的钱,是有人让我代出的。

啥子原因呢,特殊时期,小店艰难,无力为继,即将关门走人了。人老泪就多,想想高晓松的胡子,我就流鼻子了。什么是人味?这就是人味。

这正是:诗书传家家不垮,富贵传家富贵塌;遗人以珠相互暖,绵绵心力架金桥。

杨贵妃的臭鞋吸附了“铜臭”;火锅店的账单戳穿了“假有钱”;多小店里的错账弥漫着“人味”……

是的,同一个时代的人,实际上却生活在不同的物质世界与不同的精神世界中,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不同的,都拥有不同的资源,包括不同的阳光和空气。绝大多数人这一辈子都只会与极少数人发生关联,佛家把这种稀缺的关联叫缘fen分。而“钱”又常常是缘分产生的一个工具。有人发钱给员工,也有人专门用电话骗别人卡上的钱;有人用钱堆出奢华的生活,有人挣钱过着紧巴的日子;有人在用智力掠夺别的钱,也有人在不断的交智商税。

钱似乎主导了人的世界,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但是钱在始终影响着从古至今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它依附于人的贪婪与邪恶时,它就是原罪;而当它依附于人的正直与美好时,它就是阳光。

我喝不起20万的“拍卖酒”,我付不起万余元的错账单,我只能在我的世界里呆呆地活着,我没有闪闪的阳光,但绝对不黑……

你要活成什么样?

我是林灿,喜欢就点点关注。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从杨贵妃的鞋,到平面模特的饭局,再到高晓松的错账单,什么东西计算错了?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5604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