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弟弟提着一双鞋来找母亲,被拒门外,从此优秀二字与他无关

张爱玲弟弟提着一双鞋来找母亲,被拒门外,从此优秀二字与他无关

“出名要趁早”,这句耳熟能详的话出自一代才女张爱玲之口。她12岁发表短篇小说《不幸的她》,20岁出头凭借《倾城之恋》一举成名,独特的文学风格大受民众的喜爱,张爱玲也更是卯足了劲写,几乎每月都有一部新的作品面世,短短两年时间,已是上海滩稳居榜首的才女作家。

和张爱玲相比,比她仅小一岁的弟弟张子静却要平庸的多。两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在同样的轨迹线上成长着,成年后,却走出一条分叉线。一个早早出书成名,一个打着姐姐的旗号也没有做成一件出色的事情,一生也未结婚,晚年,凄凉终老。

张爱玲和弟弟故居

张爱玲姐弟出生在名门之后,张家虽然不似往日那样门庭显赫,但受着曾外祖父李鸿章的余荫庇护,相比普通的贵族却要富贵得多。即使是生在这样的家庭,即使他是偌大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张子静还是活成了一个从门缝里求生存的平凡小人物。可见,人的成材,与他出生的环境并无绝对关系。

张爱玲和张子静有过一段幸福的童年时光,那时,父亲母亲男才女貌,风华正茂。他们有钱有闲,住着豪华大房子,出门有车接送,姐弟二人有专门的保姆照顾,家里洗衣做饭打杂的佣人就有好几个。这样奢华又有家庭温暖的时光,随着父亲张志沂的纵情享乐,赌博,抽鸦片宣告结束,母亲在他们一个四岁、一个三岁时离开,去到了国外。

没有了母亲的家,姐弟俩相处最多的人就是照顾他们的干干们,这些干干身上,有着强烈的重男轻女的俗见。在他们眼里,张子静是张家唯一的继承人,而张爱玲是迟早要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带弟弟的张干干甚至在一次生气中说:“你这脾气,希望你嫁得远远的,弟弟也不要你回来”。

弟弟可以决定她的来回么?张爱玲敏感的感受到了这种区别对待,正是因为如此,她发誓要表现得比弟弟优秀。张爱玲的这股倔强和进取心,伴随了她很多年,而弟弟在干干们的优待下,继续玩乐着长大。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大抵如此。

虽然姐弟二人性情不同,但是成长的轨迹线还是一样的。他们一起学习古文,分享趣事,尽管偶尔互相生气,但还是比较亲密无间的。

只是,在干干们那里的区别对待,几年之后,来了个颠倒。四年后,母亲黄逸梵回来了,她自己小时候就一直受着重男轻女的苦长大,对男尊女卑的论调更是痛恨极了。所以,在她回来后,便将女儿张爱玲送进了新式学堂,还给她报了钢琴课、绘画课、英文课。

对于儿子张子静她就没那么重视了,他相信作为张家唯一的儿子,张志沂无论如何不会不管的。所以,当夫妻二人在签订离婚协议时,黄逸梵也仅争取了对张爱玲学习教育上有权过问这一条。

岂知,张志沂是一个完全没有儿女心的人,儿女们稍有不顺其意,不是打就是骂。张子静慢慢的习惯了,张爱玲到底是女孩子,她在国文方面的才华让张志沂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对于她进学校学习,之前有黄逸梵的坚持,他也就妥协让步了。

其实,张志沂工作和婚姻都不称心如意,将大半生的时间都耗在了抽鸦片、赌博、找妓女上。孩子们无论读多少书,都是无关紧要的,张爱玲的学习有黄逸梵干涉,但儿子上什么学,学什么,由他说了算。有一次他嫌学校里\"苛捐杂税\"太多,而且买个手工纸都那样贵,便直接停了张子静的学,只是在家里请了个老师来教。

母亲黄逸梵自从离婚后,便甚少过问他的事情,也顾不上管他。他成了张家夹缝里漏下的孩子,无人问津。渐渐地,养成了他窝囊憋屈的性格。

姐姐凭借文学方面的出彩,在父亲亲戚面前都十分有分量。跟在后面的张子静仰慕着姐姐的光芒,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跟屁虫”,远不如张爱玲成长的那样充沛。

后来,张爱玲受继母挑唆,被父亲毒打、软禁,半年后逃回到母亲的公寓里,被母亲收留了下来,从此以后,跟着有新式思想的母亲一起生活。

同年夏天,张子静提着一双报纸包的鞋子,也敲开了母亲的家门,他眨巴着大眼,很无助地跟母亲说,他也想离开那个和鸦片、继母最亲的父亲的家。看着找上门来的儿子,黄逸梵有片刻间心软了,可到底她是一个理智的女子,考虑到自己的处境,她残忍地拒绝了张子静的恳求,并且告诉他,她的能力只能负担一个人的教育费用,已经无能为力再多负担一个了。

张子静听罢,眼泪直吧吧的往下掉,在一旁的张爱玲也哭了。

母亲、姑姑、姐姐都相继离开了张家的大宅门,在她们眼里,父亲的家俨然就像是一个表面光鲜亮丽,内里已经腐朽烂透不可救药的空壳子。张子静此刻的心情是异常沉重的,这是他唯一也是最后一次鼓起勇气,离开父亲的家,却遭到了母亲的拒绝。

姐弟俩成长轨迹线,渐行渐行。

后来,姐姐张爱玲入读香港大学,回来后以写小说为生,年纪轻轻的便成了名。

张子静这些年跟着父亲继母生活,已然一副破罐子破摔之势,只是他摔的力量也太弱了些,太无奈了些。他的上学之路停了读读了停,全凭父亲高兴,张子静也习惯了、麻木了,和父亲一样是大烟鬼的继母孙用藩,对他总是抱出不满,打骂也是惯了的。无人撑腰的张子静,自己也很不争气地听之、任之、随之。

张爱玲成名后,张子静曾经和一帮朋友也办起了杂志,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朋友们怂恿他去找姐姐张爱玲来给杂志神写稿,被张爱玲直接拒绝,不久后,张子静写了一篇发表,到底是借了些姐姐的名头,只是凡响也不大。不久,杂志社关停。

考虑到面子问题,张志沂到底还是送了张子静上了大学,毕业后,他跟着表姐和表姐夫进入了中央银行扬州分行工作,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已经足够。他自己也没什么志气,到了该娶老婆的年纪,也无人给他张罗,平平凡凡跟随周边的人一起玩,有人邀请他赌博,他也不拒绝。在母亲、姑姑、姐姐眼里,他成了和父亲一样的人了。

没有人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只是冷冷地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张子静其实也并没有嗜赌的爱好,更加没有成瘾,要他戒,他也很容易就戒赌了,这些都是不那么重要的事,甚至远不如内心深处对一份温暖亲情的渴望。所以,即使姐姐再不待见他,他都上赶着贴上去,他也不奢求这份亲情能掀起什么波澜变化。

张爱玲在1952年不打招呼的去到了美国,五年后,母亲黄逸梵在英国过世。

晚年,当一日有人上门来,问起张爱玲的种种,张子静许是想到自己年纪也大了,无儿无女,出于家庭的责任,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将姐姐的光芒和真实故事告诉给更多人知道,便有了这本《我的姊姊张爱玲》。

1995年,当张子静得知张爱玲过世的消息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半响,这位年方74岁的平凡老头掉下了孤独的眼泪,口里还直念叨 \"'很美'的我,已经年老,'没志气'的我,庸碌大半生,仍是一个凡夫。\"

“很美的我”是姐姐张爱玲在文字中提及他的唯一赞美之词。张子静每每读到这段,一股往日的熟悉之感就会涌现出来,在他人生最后的岁月,许是担心自己离开了也无人知晓。白天,那个小小房子的房门总是打开着,邻居路过,总不免伸进头看上一眼……

这就是一代才女张爱玲弟弟,庸碌寻常,直至孤独终老……

相关内容

TAG标签:

文章标题:张爱玲弟弟提着一双鞋来找母亲,被拒门外,从此优秀二字与他无关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utianxiezipifa.com/zuixinxiezizixun/4637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随机标签推荐

莆田鞋